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资讯 > 产品资讯 > 正文

今天是: 11月25日 星期三

教育数字产品与纸质产品应差异化发展

2013-12-20 08:40:57新华网

  教育出版是传统出版行业中**重要的板块,它的基础地位和市场份额都无法撼动。面对数字化的大潮,教育出版也走上了转型升级的道路。电子书包和数字期刊等教育数字化产品备受关注。本期访谈特邀重庆新课堂数字出版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昧红解读教育数字产品的现状和发展趋势。

  内容依托传统优势资源 强调差异性

  教育数字类产品中,电子书包是比较受关注的产品,这是一种怎样的产品?

  王昧红:电子书包这个概念由来已久,在这个过程中电子书包的内涵也在不断变化。现在来说,电子书包更多地表现为是一个智能的学习终端,类似于平板电脑,在这里有与学习相关的内容,包括教材、教辅以及其他更多拓展类的内容。电子书包后面还有内容的支撑系统,也就是教育资源的资源池这样一个概念。

  电子书包会让教育模式发生改变。有了它,在课堂上老师和学生的互动性会大大加强。同时电子书包是一个信息化学习或者是交互式学习的很好的载体,学生可以通过这样一个工具很好地进行互动性的、自主化地学习。

  教育类产品目标人群是孩子,内容的质量非常重要。现在电子书包的内容来源是否能够保证质量?

  王昧红:电子书包**核心的东西还是内容。《课堂内外》在做的过程中必须考虑我们的内容如何才能真正满足现在学生和家长的需求,同时也能帮助到老师。**终的结果是可以激发学生学习的兴趣,提高成绩。对于家长来说关心的不仅仅是学生的成绩,还有各方面的素养不断提升,比如科学的素养、人文的素养、热爱生活等方面。

  对于学生来说真正对学习会有一些深入帮助的内容可能还是来自于老师。《课堂内外》在这么多年办刊的过程中积累了2000多名特约编辑的队伍,这些特约编辑的队伍组成都是来自于一线的老师和学校,他会源源不断地提供丰富的内容给我们学生使用。同时我们也有很多合作伙伴,包括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等为我们提供合作的内容。

  电子书包的内容还强调差异性。每一堂课,每个老师按照课堂教学方式的内容来讲,内容大致是差不多的,老师在讲这堂课的时候哪个点讲得是**好的,学生听了**感兴趣、印象**深刻、**有效果的,那我这个老师就讲这个点。我们希望把老师这种针对难点或者解决共性问题的讲解做成微课堂的形式帮助学生学习。

  电子书包目前的销售价格如何,是否会过度增加家长的经济负担?

  王昧红: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要讲到两种电子书包的模式。一种是很多科技公司以技术为主导开发的电子书包。这种电子书包是想方设法走进课堂,通过课堂互动性的教学把技术的优势充分利用和发挥出来。电子书包进入学校可能就有几种情况,比如企业捐赠的形式,或者是教育系统买单的形式,作为一种试点来做,真正家长买单的情况就比较少。另外一种思路是我们所做的课堂内外电子书包的思路,是以学生个体为主导,围绕学生个体来开发产品。我们定位就是要给孩子用,就是希望家长来买单。这种电子书包现在在市面上销售的并不多。电子书包的价格现在来讲也不便宜,但作为一个新的事物,在初期做试点和做尝试性推广的过程中,一定是面向条件比较好的学校,或者是有一定经济承受能力的家庭。

  长期来看,有没有一些方法降低电子书包的成本,让更多的家庭可以承受和享受这样的产品?

  王昧红:硬件终端的产品会随着硬件的发展,价格逐渐走低。另外随着技术资源开发的成熟,制作工具越来越大众化,当它不成为一个门槛的时候,成本自然就降低了。还有一种模式也在探讨。对于将来的很多家庭来说,他可能不一定拥有电子书包,而是拥有其他的终端,那么我们能不能通过只是做应用的方式,让他在已有的平台上使用我们的应用来营造一个比较好的学习环境,**终去终端化。

  数字化的教育产品可能会让孩子沉迷于其娱乐性,也对孩子的视力有所影响,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王昧红:在这段时间产品的推广过程中,很明显感受到来自家长的担心。在深圳有一个调查,某一个学校希望iPad进入课堂,实现一些教学科目的的时候,70%、80%的家长不愿意孩子每天面对这样一个产品。这确实也是一个客观的情况。

  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比如说家长担心沉迷娱乐,我们在做电子书包的时候一定要做一个专属的非开放性的终端。从技术上给孩子营造一个比较纯净的学习空间。

  家长对于孩子视力的担心也是我们电子书包试点过程中遇到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不可能让孩子上课、下课、做作业全程都使用电子书包。我觉得这方面要从硬件技术的发展来予以保障,未来屏幕的品质会越来越高,显示的精细化程度和色彩的柔和程度会越来越接近书本,**大化地避免对孩子眼睛的伤害。

  同时要培养孩子正确使用电子书包的习惯。我们电子书包的定位就是辅助学习。孩子一天可能在课余有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来用这个终端辅助他进行学习和拓展,但不会用太长的时间。

  所以家长的担忧要通过我们对技术和对内容的考虑综合地解决。但现在毕竟是数字化高速发展的时代,也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为数字产品可能会对孩子的视力有影响就不要用电脑、不要用电子书包。我们孩子将来终究面对的是大的电子环境。

  电子书包与纸质教材互补 更加针对孩子的个性化学习

  您认为电子书包和纸质教材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王昧红:在目前很长一段时间来讲我认为是互补的关系,我们所做的电子书包和很多科技厂商想做的不太一样。他们的这个产品就是想装教材在课堂上用,这个目的是让孩子摆脱掉肩上的书包,目的性比较强。我们要做的电子书包不是试图去代替教材,而是把它作为教材的延伸和补充,甚至更多是拓展的内容。这样的定位让孩子除了在课堂上有相似内容的接受之外追求更多个性化的东西。

  电子书包**大的一个特点一定是解决孩子个性化的学习。所有的大课堂是不能因材施教让孩子个性化发展的。而我们电子书包从内容的打造上和孩子的反馈上都是个性的。比如我们开发电子书包很重要的思路就是孩子在使用电子书包学习的过程中所有足迹都会被记录下来,记录下来的数据会自动上传到云端。我们的后台会智能地对孩子的学习行为和学习效果进行分析,发现孩子在哪个方面比较薄弱,系统就自动地给他推送相关的资源,查漏补缺。

  将来电子书包是否会完全替代纸质教材?

  王昧红:电子书包不是排斥纸质教材,而是共容共生的。其实在国外教材是很基础、框架性的东西。我们的电子书包是提供个性化的教育资源。怎么来创造这样一个大的环境是需要有一个过程的。在一定阶段之内,如果我们一味强调电子书包要代替教材,可能对电子书包和信息化教育的发展不是一个很好的思路。

  数字期刊与纸质期刊差异化发展 内容依然是核心

  根据您的经验,传统的教育期刊向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有哪些难点?

  王昧红:《课堂内外》杂志社作为传统的期刊,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我们优先选择了数字化教育这个方向。数字期刊我们也在做,但是没有很急,因为传统期刊在转型过程中模式的寻找和创新是一个很大的难点。

  我们**开始做传统期刊的数字化,就是将期刊简单地转化成一个数字化的版本,或者是通过授权的方式通过其他渠道发布,但**后发现收益很小,这是普遍的问题。曾经有一个阶段我们把很多期内容集结出版,但是内容是期刊社**核心的东西,一旦放出去就会看到很多盗版。版权的问题不解决,没有一个好的收益,我们只做内容发布是很难获得收益的。

  这也就是我们在探讨数字期刊有什么样的模式能保证杂志社的收益。本来纸质期刊活得还可以,转型发展数字化后反而没有人为之付费,这是传统期刊转型过程中面临的**重要的问题,就是商业模式无法实现真正的突破。

  是不是因为现在国内目标读者还没有完全培养出为数字化阅读产品付费的习惯?

  王昧红:对,为阅读类的数字产品付费的习惯确实需要逐渐培养。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平台上面真正愿意为内容买单的人比较少,至少目前如此。但是这个趋势逐渐在发生转变。现在很多孩子已经非常习惯在iPad、在手机终端上面阅读。所以我们怎么来慢慢地营造这样一种氛围,逐渐引导这样的消费,这个是整个数字出版行业面临的一个问题。

  除了数字化期刊,其实数字出版包含的内容很多,包括手机游戏、动画。为这些内容付费的人已经很多了。在数字出版的内容里面,像手机娱乐化的东西占的比例是非常大的,真正愿意付费读数字期刊的比例目前还比较小,这与期刊社想走数字化转型如何确定思路、打造产品有关系。

  数字期刊和纸质的期刊怎样做到差异化发展?

  王昧红:纸质期刊可能信息包含量比较大,但是不一定深入。其实数字期刊在一定程度上不一定和纸质期刊做得一模一样,他有更多互动方式和影音体验,我们要发挥数字期刊这方面的功能和特点,打造更多的内容给我们的目标人群。

  纸质期刊做不深的内容可以在数字期刊上做深,内容也可以延展到很多方面。信息也可以从纸面的文字图片转化为有声音、有图象、有视频、有互动,甚至有游戏、动画等等之类的形式,表现得更加丰富,要在深度和广度上都实现差异化。

  另外,我们要打造一些专题性的内容。终端上获得的信息有时会比较零散、不够系统,也没有分析和比较,所以如果我们把这个东西做成数字化的期刊,或者是数字化的应用,那么就对我们传统期刊的形态有所改变。

  传统期刊和数字期刊要互相影响、促进和推动,同时又有明显的差异化,这可能是在做数字期刊和传统期刊之间要着重考虑的问题。

  意思是可以根据这两种不同载体的不同特点做出各自适合的内容表现形式?

  王昧红:对,其实要讲到整个传统媒体的数字化的发展,无论是做电子书包还是做期刊,技术始终只是一个推动。数字也是出版,出版的核心是内容。内容好不好,资源丰不丰富,家长愿不愿意看是很重要的。不是有很好的表现形式人家就会看,一定要有内容才能抓住人。

  我们在做数字化转型的时候做了很多的尝试。我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我的核心内容是什么,我们要为孩子提供什么样的数字化产品和服务,我的产品是不是服务化,服务是不是产品化,要围绕这些问题来思考。

  把握产品的核心是传统媒体数字化转型时要注意的。我们本身是做内容的,不是做技术的,内容是我们**强的核心竞争力,我一定要利用我的核心竞争力来做,所以内容依然是核心。

  1. 不要让新技术“绑架”教学...
  2. 桌面云——教育信息化新机遇...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国内资讯国际资讯人物访谈企业新闻市场分析产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