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资讯 > 国内资讯 > 正文

今天是: 10月19日 星期五

成都老人的“百年书影”

2018-06-28 02:37:12华西都市报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俄罗斯著名文学家、诗人、小说家,现代俄国文学的创始人,19世纪俄罗斯浪漫主义文学主要代表,同时也是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现代标准俄语的创始人,被誉为俄罗斯文学之父、俄罗斯诗歌的太阳。

  他出生于贵族家庭,童年开始写诗,在俄罗斯帝国政府专为培养贵族子弟而设立的皇村高等学校学习。学习期间受到当时进步的十二月党人及一些进步思想家的影响。后来发表的不少诗作抨击农奴制度,歌颂自由与进步。普希金的主要作品除了诗歌以外,主要还有长篇小说《上尉的女儿》,历史纪实语的创始人,中篇小说《杜布罗夫斯基》,《别尔金小说集》等。他的创作对俄罗斯文学和语言的发展影响深刻。1837年在沙皇政府的策划下与人决斗而死,年仅38岁。

  1837年1月29日,圣彼得堡郊区。这一天或者晴朗,或者无风,或者微雨?280年后已经不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天的圣彼得堡没有太阳随着一声枪响,38岁的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倒下,俄罗斯诗歌的太阳就此陨落。

  太阳陨落,余温脉脉。在此后200多年的漫长时光里,从俄罗斯到中国,普希金依然影响着一代又一代读者,普希金的作品译文也不停涌现。但在这些普希金的追随者里,有一位特殊的成都老人他用毕生之力,收集了从1903年到2000年间出现的几乎所有中文译本,编撰成册,成为中国第一本系统介绍普希金作品中译本的著作。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学医。

  父亲喜欢中国古典文学,我本来喜欢文学,后来听从家里意思,学了医。虽然走上了医学之路,戴天恩的文学梦却从未湮灭,作为四川医学院诗社第一任社长,他青春年少、朝气蓬勃,携友人登峨眉,亦要慨然高歌,那时候在峨眉山上,我们18名同学迎风朗诵,诵的就是普希金的诗歌。

  1952年,在重庆的一个旧书摊上,戴天恩邂逅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本藏品。这是一本小32开本的旧书,所用纸张为抗战时期常用的土纸,发黄且粗糙,但印刷尚清晰。封面上印着《奥尼金》,作者名为甦夫。我一看就知道这本书很难得,马上掏钱买下。这本《奥尼金》的价格是2000元,买下来一看,是1942年出版的,我没见过更早的普希金中文译本了。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但诗体长篇小说《欧根奥涅金》的全译本,却迟至1942年普氏逝世105周年时,由桂林丝文出版社于当年九月推出问世。吕荧1944年在重庆出版的长诗中译本是第一个从俄文翻译的全译本,但比桂林译本晚一年多。1949年后大陆又先后出版了由查良铮、王士燮、冯春、智量及未余和俊邦的五个译本。

  在这次会议上,戴天恩偶遇作家林焕平。林教授与甦夫早年相识,这本《奥尼金》,甦夫曾赠给他一本。从林教授处,戴天恩终于了解了译者甦夫的最后下落,他在广西师院中文系任教数年后离去,两人再未联络,据说已经病故。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图书馆工作,直到退休。在他的一生里,文学和书籍,是最大的温柔和慰藉。华西附二院背后的宿舍楼里,他的天府藏书楼一日一日壮大,最高峰时存书万余册。

  2011年,向台湾东华大学图书馆捐赠了2000多册。然后所有的普希金中文译本,都赠送给了查晓燕老师。老人清瘦矍铄,笑意吟然,书赠知音,这些书,送给她再合适不过了。

  他身侧尚有几百本书籍,准备带往西昌,在那里度过余生。一切都已安排好,可是回头看过往悠悠岁月,他心中最放不下的,还是一本擦肩而过的普希金中译本。

  吕荧1944年首版首印的《叶甫盖尼奥涅金》,我在网上看到过一本。老人目光黯然,下手慢了一秒,被别人买走了。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雪 摄影报道

  1. 藏书与贩书 孰先孰后?
  2. 两口子解放碑商圈摆二手书摊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国内资讯国际资讯人物访谈企业新闻市场分析产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