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资讯 > 国内资讯 > 正文

今天是: 12月18日 星期二

修补无痕,让古籍善本喜获二度春

2018-06-22 01:06:19今晚报

  这叫溜书口。中国古籍的书页大多是中间折叠的双页,对折部位翻阅久了或者受到磨损就会开裂。在和平区山西路与四平东道交口的一间古籍书店里,61岁的古籍修复师赵春山正伏案修复一本名为《群书考索》的古籍,抬头的间隙,他向记者介绍:这时就需要先用纸张和糨糊把开裂的两个单页粘接好,重新修成一个整页。

  赵春山是天津市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古籍修复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千百年来,古籍流转于岁月长河,承载着久远而厚重的文明,却也饱受着虫蛀、鼠啮、受潮、霉变、老化、粘连、磨损等问题的威胁。修书人赵春山的主要工作就是帮残破的古籍文献延续生命。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赵春山在修复古书。

  修好了,再保存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都没问题。最重要的是,记载历史的文献可以因此让更多人看到,这就是修复的价值。赵春山坚持43年从事古籍修复工作,他说,古籍修复是一项枯燥的工作,往往涉及拆解、编号、整理、补书、溜书口、折页、齐栏、喷水、压平、捶书等十几道工序,需要极大的耐心、细心,和对对待工作一丝不苟的态度,不是真心喜欢根本坚持不来。

  赵春山介绍,古籍修复讲究修旧如旧,力求最大限度呈现古籍原貌,对于修补用的纸张、糨糊等都有极高要求。纸张要用宣纸,应与原书纸张颜色相近,厚度也要合适。糨糊不能过于黏稠,以免出现褶皱。书页破洞、缺角要一个一个补,为了不影响原书厚度,修补纸张与原书纸张连接处还需要添加打磨、压平等步骤,尽量做到看不出修复的痕迹。

  干了40多年的古籍修复工作,赵春山仍然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无论哪道工序,一不小心,就会对古籍造成新的伤害。赵春山说古籍修复最难的是揭书页,长时间受潮、污损,书页坨在一块,有时书就成了书砖,揭的时候稍有差池就会撕裂,很费时间。以一本同治年间重修的古籍《李氏音鉴》为例,因为书页粘连了差不多300张,即使手快的赵春山也用了一个多月才修复完成。

  过去,古籍修复有严格的师承关系,手艺代代相传。现如今,尽管有些学校开设了相关专业,但真正拿起古书就能修的人却不多。为把手艺传承下去,赵春山也收了徒,想做好这一行,你得愿意付出心血,得钻进去。这是赵春山常对徒弟说的话。

  1. 重庆八旬老人爱书成痴,数十年...
  2. 家藏文献7640册!裘孟阳将其尽...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国内资讯国际资讯人物访谈企业新闻市场分析产品资讯